央企公司制改制基本完成“历史性突破”打开改革新空间
  央企公司制改制基本完成“历史性突破”打开改革新空间♊《2021至2022欧联杯赛程》并广泛征求修改意见和建议,《2021至2022欧联杯赛程》在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13日召开的新闻发布会上,国家卫健委新闻发言人、宣传司副司长米锋介绍,近几日,我国新增本土确诊病例和无症状感染者继续下降,但有的地方本土传播尚未完全阻断,疫情防控形势依然严峻复杂。“近期,全国疫情整体继续呈现下降态势,5月5日以来,全国每天新增本土感染者均低于5000例。5月12日全国新增感染者降至2300例以下。”国家卫健委疾控
央企公司制改制基本完成“历史性突破”打开改革新空间  在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13日召开的新闻发布会上,国家卫健委新闻发言人、宣传司副司长米锋介绍,近几日,我国新增本土确诊病例和无症状感染者继续下降,但有的地方本土传播尚未完全阻断,疫情防控形势依然严峻复杂。“近期,全国疫情整体继续呈现下降态势,5月5日以来,全国每天新增本土感染者均低于5000例。5月12日全国新增感染者降至2300例以下。”国家卫健委疾控局副局长、一级巡视员雷正龙介绍,当前,上海市疫情整体向好,全市新增感染者数呈现稳定下降趋势;吉林省疫情处于扫尾阶段;北京市近日新增感染者数量有所减少,显示防控措施具有针对性和效果,但社区传播风险尚未完全阻断;四川广安的疫情尚在发展中,需要从速进行流调排查和管控;河南、江苏、浙江、江西、辽宁等地疫情渐趋平稳,仍需努力尽快清零。国家卫健委应对新冠肺炎疫情社区防控专家组组长吴浩介绍,针对奥密克戎变异株的特点,我国进一步加快封、管、控的时间,缩短集中隔离的时间,北京已经将密接者集中隔离时长从过去14天缩短到10天。根据各地不同情况,防控策略措施也在不断优化。日前,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召开电视电话会议,强调在大城市建立步行15分钟核酸“采样圈”。国家卫健委医政医管局监察专员郭燕红表示,这一方面有利于公众就近就便接受核酸检测,也有利于感染者的早期发现,提高监测预警的灵敏度。郭燕红说,截至目前,全国有1.3万家医疗卫生机构、15.3万名专业技术人员提供新冠病毒核酸检测服务。核酸检测能力达到单管每日5700万管,核酸检测能力得到显著提升。中国疾控中心免疫规划首席专家王华庆表示,从我国奥密克戎变异株流行的地区来看,未接种疫苗和接种两剂次、接种三剂次之间的保护作用差别明显。有慢性基础性疾病的老年人应全程接种疫苗、打完加强针,把患重症和死亡的风险降到最低。截至5月12日,全国累计报告接种新冠疫苗33亿5857.6万剂次,已完成全程接种12亿5259.2万人。60岁以上老年人接种覆盖人数达2亿2823.6万人,完成全程接种2亿1625.3万人,覆盖人数和全程接种人数分别占老年人口的86.44%、81.9%。(记者 杨彦帆)
近日,由某民營文化公司推出的《酷貓日記》,因為封麵設計模仿套用暢銷書《笑貓日記》,冒用金波之名作序而受到業界的聲討。童書出版的熱度與問題,再度引發關注。兒童圖書以連續幾年兩位數的增長比例,成為出版領域最熱門的板塊。其實,中國的專業少兒出版社隻有34家,可統計數據顯示,在全國586家出版社中,有500多家涉及少兒出版,一些非專業少兒出版社和優質民營出版公司在童書出版領域的開拓,豐富了童書出版的品類。但在目前的發展階段上,我們並不具備如此多的優質少兒創作、策劃、編輯資源,跟風出版、重複出版、模仿甚至抄襲成為許多兒童圖書出版的途徑。跟風出版看似使童書市場豐富了,實則使其脆弱了。隨著中國出版界對兒童圖書出版的高漲熱情,最大的國際童書版權貿易展——博洛尼亞書展上出現了越來越多的中國麵孔。可是,國外出版人對於中國出版人的訴求卻十分困惑:麵對品種豐富的世界童書,眾多中國出版人的訴求完全一致。前幾年,當獲獎童書和係列圖畫書獲得良好市場效應的時候,中國出版人隻詢問獲大獎的兒童文學作品、圖畫書作品,對這些獲獎作家的其他作品、新作一律搖頭不選;隻詢問成係列的圖畫書,對於其他單本精裝圖畫書完全沒有興趣。而對於原創兒童文學的出版,更是集中在不多的幾位名家身上,名家的作品被反複組合、重複出版,卻少有人願意努力去發現、推動新人新作。大家跟隨市場的風向,對已經成熟的方向一擁而上,不惜高價爭奪;對於還未成熟的領域,卻不問不為,開拓乏力。這樣的跟風隻會造成某一品類的堆積和不良競爭,於童書的繁榮豐富無益。跟風出版擦邊模仿,對童書出版品質也是一種傷害。在網絡書店搜索《媽媽不是我的傭人》,會出現《爸媽不是我的傭人》《父母不是我的傭人》甚至同名圖書等10個不同品種,包含引進和原創童書。大家拚湊劣質內容,模仿抄襲一本書名,隻為跟上“勵誌兒童文學”這股風。今年,《地圖》(人文版)的暢銷也催生了一本跟風模仿創作的《中國曆史地圖》,並在網店捆綁《地圖》(人文版),混用作者信息促銷。大部分的跟風圖書拚湊內容,仿製體例,抄襲設計,混淆書名,品質卻與原版書相差甚遠。由於不需要支付作家重印版稅,跟風圖書在用紙、印製、工藝方麵用料低劣,比原版書成本降低許多,從而以低價和低折扣獲得更大的銷量。專業出版人一眼就能分辨原版和跟風圖書的差異,但是普通讀者難以區分,很多讀者因為價格關係、書名混淆難以判斷,而選擇了“李鬼”。這種惡意的擦邊模仿已經構成了侵權,原版權人可以通過各類渠道發聲,但是要製止跟風模仿的現象,還有較長的路要走。創作和出版的含金量在於創意,跟風獲利輕巧卻短暫,原創開拓艱難卻長遠。中國童書事業大發展呼喚專業、創意、精品、堅持。從事童書出版事業,須重原創,勿跟風。(張昀韜天天出版社總編輯)
图片
本文来源:泊头市超成玻璃制品有限公司
<u dropzone="cd5kr"></u>